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新闻 >

此人八路军分区司令员,走错一步酿成大错,本成将星却回家当农民

发布日期:2020-08-03 03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上世纪,在反对外来侵略、争取民族解放、人民当家作主的战场年代,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红军、八路军、新四军和后来的解放军,他们浴血奋战,前仆后继、同仇敌忾,勇往直前,视死如归,血洒疆场,谱写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赞歌,英雄的功勋光耀千秋,英雄的精神名垂万世。

然而,在这血与火的考验上,也出现了少部分人,意志不坚定,在战火的严峻考验之中丧失理想信念,不仅毁灭自己的美好前程,甚至变节投敌,成为可耻的叛徒,民族的罪人,从而令人所不齿,遗臭万年。

在当年抗日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,原新四军第6支队第3总队总队长,后任豫皖苏边区保安司令部司令员耿蕴斋,就是走上了一条叛变投敌之路,从而使自己的人生拐了个大弯,本来可当开国将军,却落地凄惨下场。

耿蕴斋之所以能当地司令员,就是因为此前做出了良好的业绩,特别是在1937年“七?七事变”后,耿蕴斋参加动员民众抗日工作,任三区(袁圩)区长。肖县沦陷后,他举起抗日旗帜,组织近百人的游击队。耿蕴斋任湖西人民抗日义勇队第2总队总队长,在陇海铁路以南配合新四军开辟豫皖苏抗日根据地。

耿蕴斋(1897??1962),原名耿玉璞,安徽萧县黄口区孙庙乡孙庙村人,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40年3月,调任肖县抗敌总队总队长,该部改编为八路军第4纵队特务团,改任豫皖苏边区保安司令部司令员。

1940年下半年, 蒋介石发动第二次反共高潮,国民党汤恩伯第三十一集团军疯狂向豫皖苏边区进犯,驻皖北的国民党骑2军、骑8师也向涡河沿岸进逼,妄图围歼华东地区的新四军。在这种形势下,一些意志薄弱者开始动摇。

耿蕴斋就是最典型的一人,他借口在调任豫皖苏边区保安司令后,嫌有职无权,明升暗降,满腹牢骚,带警卫连私自回到老家萧县。

对于他的行为,豫皖苏边区党政军委员会已有所察觉,先后派出干部前往对他进行挽救、说服和教育,然而,他阳奉阴违,说一套做一套。

同年底,受国民党顽固派策动,同吴信容、刘子仁一起在萧宿永边境叛变,挟持部下近2000人投降汤恩伯,任国民党苏鲁豫皖边区游击第一纵队少将司令。

不久调往汤部后方太和县,被委以国民党苏鲁豫皖边区游击副总指挥时空衔,终日闲居,无所事事。

解放战争开始后,耿蕴斋看到自己此前叛变过来的国民党阵营,已经如西下落日,没有任何希望了,便逃离汤部,奔向解放区,向人民政府悔过自新。

1951年曾被人民政府羁押,释放之后,一直回到老家务农,直到1962年在家病逝。

世人叹曰,耿蕴斋当年任命为豫皖苏边区保安司令部司令员,至少相当于现在的省军区司令员级别,要是不要走错那一步,建国后成为少将那是铁板钉钉的事情,何至于成为普通一农民而终老呢?